番外-校园演唱会中下跪梗

小说:小明星的身体调教(BDSM) 作者:夜行喵
    大学,校庆演场会中,尹佳明应邀唱压轴,这是他签下卖身契後的第一场公开表演。接受金主程翌的训练已经两个月,这段日子被禁演出让他很闷。

    虽然只是敢怒不敢言,但看着自己本来就没什麽的热度又更降了些,他越来越焦躁。所以这次的工作,是他极力向程翌争取来的,也是整晚发声练习无失误的奖励。

    那一夜,他被以m字腿姿势捆在椅上,後穴被不少玩具交替侵犯凌辱,也是在这种情形下接受训练及考核。

    不知是这孩子的意志力太过坚定,还是他本来底子就极好,总之结果让程翌惊艳,所以破例许可他在教育全部结束前接工作。

    不过,他也重申了只有这次。

    尹佳明是靠实力通过考验,但程翌还是不大高兴,他一向不喜欢订立的计画及进度被破坏。

    对於调皮孩子,该给予怎麽样的薄惩呢?

    程翌在演唱会後台休息室中,边欣赏焦虑的小明星边思索。

    这是场校园演场会,排场不算大,但对佳明来说是第一次自己一个人站上大型舞台,一开始的兴奋雀跃在临近上场时全部变成了焦虑。

    他怕第一次的演出就失败。

    他怕好不容易才争取到机会,表现却让金主失望。

    在不算大的休息室中,他已经焦躁来回踱步近百趟,程翌忍不住扬起嘴角浅笑。本来今天他不打算来的,想让尹佳明的经纪人陪着就好,可在公司会议提早结束,他也闲来无事之下,特地搭上高铁赶往距离两个城市外的大学。

    看着金丝雀早上的满满自信消失无踪,只剩下登台前的惊恐,表情可爱到让他庆幸幸好有赶上。

    「先生,要是我搞砸了,我…」

    停下脚步,尹佳明转头用担忧眼神看着金主。

    啊,先生的笑容好好看…

    不,不对,在笑什麽啊?嘲笑我不自量力吗?

    被好看笑容吸引,他稍微转移了注意,但几秒後又开始自我厌弃。甚至,他想着程翌一点都没说错,他根本还没准备好。

    「你说呢?」程翌脸上的笑更深了些,「佳明,过来。」

    经过这阵子的教育,程翌越来越喜欢这孩子。像现在,他明明为了表演紧张得要死,竟然还能不知道为了什麽事走神了几秒。

    佳明身体轻颤了下,经过两个月训练,他不敢怠慢命令,立刻挪动脚步走到程翌面前。

    那声“过来”被刻意压低过,是每次在佳明的慾望被教育、被训练挑的极高时,都会听见的嗓音。被用这种声音叫唤,情绪上的焦躁似乎沁入了肉体,令他渴望起程翌的温柔及严厉。

    「先生…」

    一来到金主脚边,佳明立刻乖巧跪下,只是叫唤语调带着点犹疑。

    「你是还不够完美,可也已经很棒了。」程翌放轻语气,「以你的能力,要站上今天的舞台没有任何问题,所以要是搞砸了,回去後只能顶着开花屁股跪在床尾反省整晚。」

    轻柔语调搭上温柔表情,可说出口竟然是残忍话语,佳明有点无法置信。这段时间,他的金主严厉跟疼宠都区分很清楚,现在这样这样的态度还是佳明第一次见到。

    而这也不过是程翌被挑高了兴致的模样。

    这两个月,他一直忍着,怕吓到他的小明星。以後还想将这孩子留在身边细细品尝,要是不小心做太过让人有了逃跑念头就不好了。明明一直在克制着,可今晚,这只美丽金丝雀却让程翌压抑不住身为dom的慾望。

    「先生…我真的-已经够好了吗?」佳明皱起眉,语气有点丧。比起探究程翌的反应,他更关注今晚的大事。而且,突然被夸,他有点高兴也有点惶恐,还有表演失败的处罚听起来也很可怕。

    「说不上完美,但是足够好了。」给了个微笑,程翌伸手轻抚因为紧张而刷白的微凉脸颊。

    今天,他对尹佳明的顺从度很满意。但这孩子越是顺从,对他来说越像致命诱惑。

    「我可以帮你分散注意。」程翌站起身到一旁桌上翻找蓝色包包中的东西,「如果想要我帮忙的话,脱衣。」

    听见让他身心彻底臣服的对象说要帮忙,佳明毫不犹豫双手交叉抓住黑色上衣下摆,准备直接脱掉。

    「我刚才没锁门。」

    这是提醒,也是程翌的恶趣味。想测试这段日子调教下来的成果,也想看更多这孩子一惊一乍模样。

    果然,佳明被这句话吓了一大跳,他的双手动作停住,脸上闪过惊恐。程翌边欣赏等待,边将袋中的红色麻绳拿出。

    原以为这孩子会多挣扎会才做出回应,但他也只不过犹豫了五秒左右,便俐落脱下身上衣物。

    很好。

    对於尹佳明的调味似乎可以进行到最後阶段了,程翌满意的在心里赞许。

    回到光裸孩子身旁,程翌手上拿着两捆麻绳,「我很高兴你能如此信任我。」他将手中的鲜红色递出,「但是接受帮忙了还是做不好,处罚不会只有打屁股及罚跪反省这麽简单。」

    这是最後确认意愿,也是提醒尹佳明现在还能反悔。

    「是的,先生。您都特意帮忙了,要是失败了请赐予重罚。」伸手接过一綑红绳,尹佳明仰视眼神中的故作镇定清晰可见。

    金丝雀的表情,让程翌喜欢到不行。

    那是明明害怕,还努力逞强的表情。他的身体因为恐吓话语而细细颤抖,但胸膛却勇敢的挺起没有退缩,实在可爱的很。

    会让人忍不住想狠狠玩弄的那种可爱。

    程翌拆开一束麻绳,对折放上尹佳明的纤细颈项,白皙衬托出绳索的红色更加鲜明。绑缚的速度很快,佳明只看到红绳在指节清晰的大手下像活过来了般,很快便缠紧了胸膛、腹部。一个又一个的绳结紧贴压迫在肌肤上,他的呼吸逐渐急促。

    柔媚小明星的轻喘,在肌肤透着粉色慾望下格外诱人。

    第二捆绳子缠绕在下身,从腰部往下,连同在绑缚过程兴奋起的性器一同捆起,固定在下腹。程翌将绳结打的严实,连肉棒上动脉的自然脉搏都会让佳明感到隐隐作痛。

    红绳最後穿过臀缝,程翌刻意在穴口位置打上一个结,再接着将绳头完美藏在腰後。

    尹佳明面向大片化妆镜,看着镜中程翌给予束缚的动作,身体热度也跟着越来越高。

    当休息室门被敲响时,尹佳明刚好将衣服穿回。门外经纪人喊着,「佳明,快到你了,该出来准备了。」

    「好,我-我马上出去。」眼角瞥见镜中自己的红脸,佳明的声音停顿了下才继续回答。

    「去吧。」程翌附在柔媚的发情大男孩耳畔低语,气息喷上耳廓的瞬间,可看见连耳根都瞬间红透的可爱画面。程翌也顺手将白色脖围套上佳明颈项,「自己注意点,今天用红绳,一露出来很容易被发现-」

    「被发现我的小金丝雀喜欢变态游戏。」

    「是…是的,先生。」佳明紧张的咽了口唾沫,尾音微颤。

    佳明一离去,程翌电话联系了助理,指示代订附近郊区的温泉饭店作为奖励品後,才步出休息室。他知道佳明的实力,也不曾怀疑过这孩子的能力,如果没有十足把握,他是不可能允许这次的工作。

    回想着刚才绳缚过程尹佳明的反应,他带着愉悦心情往观众区走去。混杂在学生群中,他挑了个舞台前的位置。

    程翌仰头欣赏自己一手调教出来的孩子,舞台上的他散发出强烈耀眼光芒,「你能看见我在这里吗?」这还是第一次参与这孩子的表演,他忍不住好奇低喃。

    压轴预定唱三首歌,第一首是炒热气氛的歌,节奏快再加上舞蹈尹佳明快疯了。

    越跳,红绳越来越紧,甚至连呼吸都能感觉到胸廓上的束缚让他疼的难受。

    一个转身,左手甩出牵扯的力道,让他疼的倒抽口气。他也只能庆幸现在是间奏舞蹈,就算呼吸稍微凌乱也不至於破坏整场表演。他感受到身上、脸上的热度,比起以往男团时的任一场表演都要高上许多。而在身体挥之不去的束缚感下,他突然也有点担心会不会被察觉到什麽。

    像是会不会从脖围中,或是从随着舞蹈动作掀起的衣服下摆间,不小心被看见什麽。

    揣着巨大秘密上台演出,随时都会暴露出来的羞耻感,竟然让他更加亢奋。佳明感觉到今天状态比起往常好上许多,他喜欢这种感觉,虽然绳子的肆虐让他有点难受,但混杂了在舞台上的兴奋神经,胸口像要炸裂了般。

    有点复杂,但他不想探究这股狂躁是来自於被撩起性慾,还是一直渴求的表演慾,他现在只想专注在表演、专注在感受被赋予的禁锢上。

    好爽──

    第一首歌结束,脑海中涌现了阵阵快感,他被好爽两个字填满了思绪。

    但二首歌的前奏播出,尹佳明在大脑的欣快感中调整气息。这是首慢歌,站在人群中的程翌有点担心。

    刚才金丝雀的表现很好,看得出衣服底下的秘密让他异常兴奋。只是,第二首换上了慢歌,要是不小心没控制好情绪,大概今晚只能真的让他屁股开花了。

    前奏结束,台上小明星开口,嗓间轻柔倾泻而出,程翌露出满意微笑。捕捉到金丝雀眼中的坚定澄净,他回想起白皙身躯上的鲜红,慾望再次被挑起。

    在这一阵慾望中,程翌决定今晚以佳明渴望许久的破处作为奖励,也准备从明天开始进行更深入的ds调教计画。

    慢歌的中偏後段有高昂转折,在聚光灯下的美丽男子带着柔媚眼角微扬起头,随着音符爬升,他的声音清脆极具穿透力。而若隐若现间,程翌看见白色脖围下潜藏的红色一闪而逝。

    舞台上,看起来如此澄净的孩子,衣服之下的身体却隐藏着淫糜,而只有他可以欣赏、享用,这让他产生了一些危险念头。

    破坏训练计画的处罚还没给…

    程翌想起稍早考虑的事,第二首歌也跟着结束。

    最後一首是尹佳明尝试自己填词的歌,从确定能接下表演之後,他开心的利用每天调教空档创作。一个人躲着修修改改,直到昨天下午才听见他满意的炫耀着弄好了。

    只是,他拒绝让金主先过目。

    他说已经传给作曲的老师,对方说了没有问题。当然这样小小反抗的行为,也让程翌微微发怒。

    从明天开始的深入调教,他决掉要一起撤掉尹佳明的这些叛逆行为。

    最後一首歌的前奏出来,是程翌听了无数次,但不知道词的曲子。程翌用眼神向找到在人群中的他,并与他对视的金丝雀挑衅-

    你写的歌,能让我满意吗?

    尹佳明回以坚定眼神,这可是熬了数夜呕心沥血之作。他往上微翘的嘴角很性感,搭上充满自信笑容很迷人。而他的眼中,情表上都像在回答-

    能,先生,我能。

    “无数次对待你的祝福

    对於我来说是种束缚

    我的思想不受禁锢wo~wo~

    圈刻领域拦截了路途

    阴暗角落被单向规束

    我正在作茧自缚wo~wo~”

    这是首轻快曲子,程翌听着有点惊艳,忍不住在心里称赞着他的金丝雀确实很有才华。

    “扭曲世界我向你臣服

    繁荣滋长对他们嫉妒

    装作善良钓你来追逐

    无可救药剥开我的心跳

    红色警告火星上升燃烧

    引爆炸药在你耳边尖叫

    wo~wo~

    放弃拥抱撕开紧缚缠绕

    吞下毒药陷入虚拟圈套

    孤芳自赏深夜幻想撕咬

    wo~不过是孤独臆想”

    那双诱人红唇竟然唱出这麽撩人的歌,程翌嘴角勾起一抹邪笑。间奏,尹佳明的柔媚眼神转为邀请目光。他像在说我属於您,请您毫不保留占有我的全部。

    “无数次暗自给你庇护

    你却仍不懂我的心路

    你在人群如此瞩目wo~wo~”

    持续被尹佳明用勾人眼神直视,如此赤裸裸的诱惑,让程翌的施虐慾涌升,他轻启双唇,对台上做了个跪下嘴型。从金丝雀细微身体动作中,程翌察觉到那孩子被调教到极敏感的身体,应该也快濒临极限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在众人面前向契约者下跪,能让他兴奋到什麽地步?

    程翌非常期待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渺小一个蜉蝣

    你的温柔我不配拥有

    却忍不住拉扯你沉浮”

    看清程翌的唇形,尹佳明眼中闪过一丝惊讶,他还真没想过会被这样命令。思考着该以什麽形式下跪才不会太过突兀的同时,他也担心起是不是词填得太差让金主不满,才会获得这样的指令。

    他感到有点失落,也有点挫败。

    “我压抑了抑郁和愤怒

    埋没了我本有的锐度

    只用纸笔书写你同途

    沉默复述再无我的归宿

    自取其辱揣摩你的态度

    结论得出答案等於虚无

    wo~wo~”

    歌曲进到最後转折,为了不让程翌更加失望,尹佳明快速屏弃多余杂念,配合着乐曲跪下唱完最後一小节。

    双膝触地,强烈的羞耻感流窜全身。身体的酥麻在流经绳结处时转换成了电流,疼痛及快乐在数千双眼睛的注视下,被无尽放大。

    在快感的恍惚间,他突然觉得也许跪下-

    不是处罚。

    “荆棘草木开始走到结束

    循环往复结局早已谙熟

    引刀自戮是你给的礼物

    wo~我装作并不在乎”

    最後四十秒结束,在逐渐暗下的灯光中,程翌清楚看见了金丝雀的高潮反应。那一下下细细抽蓄,加上眼中的微微失神,是他最平时熟悉不过的模样。

    只不过,平时家里的隐密场合,换成了数千人欢呼着的户外小型演唱会。

    今夜,他的美丽金丝雀确实值得拥有奖励。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人鱼岛文学,免费小说,免费全本小说,好看的小说,热门小说,小说阅读网
版权所有 © http://www.renyudao.net All Rights Reserved, 联系邮箱:lt600com@gmail.com